<del id="51dhh"></del>
    <track id="51dhh"></track><cite id="51dhh"><sub id="51dhh"><rp id="51dhh"></rp></sub></cite><cite id="51dhh"><ruby id="51dhh"></ruby></cite>

      <track id="51dhh"></track><pre id="51dhh"><pre id="51dhh"></pre></pre>

            武漢:八旬老人向南京捐款2萬元替父“還”債

            A-   A+
            發表時間:2022年09月21日    來源:湖北文明網

            父親生前曾欠一位南京人20元 償還的念頭縈繞他心間60年

            杜爹爹在辦理匯款手續

             

            1957年杜平江的全家福(左四杜平江,右二父親杜有治) 當事人供圖

              60年前其父曾向一位南京人借款20元未還,19日,武漢80歲的杜平江老人向南京市社會兒童福利院捐款2萬元,了卻心愿。 

              60年前,杜平江的父親曾向一位南京人借了20元錢。當那位南京人見到杜平江的母親時,得知杜平江的父親已經去世,看到孤兒寡母的情況后,南京人二話不說就走了,沒有留下姓名和聯系方式。2022年9月19日,80歲的杜爹爹對極目新聞記者說:“父債子還,天經地義。當時我聽到母親講了這件事后,我說無論如何這錢一定要還?!?/p>

              9月19日,杜爹爹和老伴呂世桂向極目新聞求助,希望記者幫杜爹爹完成跨越60年的心愿。那位恩人是誰已經無法考證,杜爹爹說,希望通過極目新聞把自己積攢的2萬元錢捐獻給南京市福利機構,兌現當初許下的諾言。

              隨后,在極目新聞記者的聯系和陪同下,杜爹爹和老伴來到郵局,給南京市社會兒童福利院匯款2萬元。

              南京人見他家孤兒寡母“轉身就走了”

              9月19日上午,當極目新聞記者見到杜平江和呂世桂夫婦時,他倆正在報社的接待室焦急地等待。一雙布鞋,手里拎著一個布袋子,消瘦的身體佝僂著,這是杜平江老人給記者的第一印象。見到記者,老人顯得有些激動,緊緊握住記者的手說:“我希望你們幫我完成一個跨越60年的心愿?!彼澪∥〉貜牟即锾统稣?萬元現金。

              杜爹爹今年80歲,住在武漢市武昌區。老人的這樁心愿,要從60年前說起。

              1962年,當時的杜爹爹只有20歲,剛剛參加工作不到一年。父親杜有治生前是一名行商,經常輾轉于武漢、南京、上海等地進貨售賣小商品。那一年,父親因患甲狀腺癌去世,這對于杜爹爹一家來說猶如大廈傾覆?!拔覀兗液⒆佣?,當時父親走的時候我大妹不到13歲,最小的弟弟才6歲,母親沒有工作,一家6口人的生活全靠我每個月32.5元的工資維持?!比兆与m難,但作為家中老大,杜爹爹只有拼命工作,供弟弟妹妹們生活。

              父親去世后不久,杜爹爹有一天下班回家,母親告訴他,有一個自稱是南京的人來過家里,說是和杜爹爹父親做生意時認識的朋友,父親此前曾找他借過20元錢。當他得知杜爹爹父親去世,看到家里孤兒寡母的情況后,深表同情,二話不說轉身就走了,沒有留下姓名和聯系方式?!奥牭侥赣H講了這件事后,我表示無論如何這錢一定要還!”

              “人家不討要,并不意味著我們就不用還了?!边@是母親當年說的話,杜爹爹一直謹記心中。

              這些年,杜爹爹一直有記日記的習慣。采訪中,杜爹爹向記者展示自己的日記本,已經泛黃的日記本里密密麻麻記錄著杜爹爹這些年的生活。記者翻開日記本看到,1963年4月28日這天,清晰地記錄著當年剛20歲出頭的杜爹爹所寫下的話:我想,這錢我一定會還給你的!

              那個年代,20元錢,對于杜爹爹一家來說是一筆巨款,他向記者介紹,當時家里靠政府每月發放的救濟金生活,確實沒有錢償還。生活的重擔也壓在他身上,日子過得十分拮據,盡管他一直記著那筆債務,卻始終力不從心。

              幾十年過去了,杜爹爹的弟弟妹妹各自成家立業,2007年,母親也因病去世,而忙碌了一輩子的杜爹爹也終于閑了下來。每當他翻看從前的日記,想得最多的就是怎么去還這筆錢。這個心結也讓杜爹爹經常在夜里輾轉反側。

              杜爹爹說,他曾經多次嘗試尋找當年借錢救濟他家的那位好心人,可手頭的線索實在少得可憐。杜爹爹說,當年他們全家住在漢口中山大道永康里42號,但是時過境遷,老屋早已拆掉了,“我連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只知道他是南京人?!倍挥羞@么一個線索,要想找到當年的恩人,幾乎是不可能的。

              60年來替父還錢的心愿一直沒有放下

              采訪中,杜爹爹向記者展示了當年父親留下的遺物。這是一把老式的剃須刀,雖然已經過去了60多年,但仍锃光瓦亮,雖然后來兒子也給杜爹爹買過很多款新式剃須刀,但是杜爹爹一直只使用這把剃須刀。父親留下的剃須刀成為杜爹爹最珍貴的物品,“每當用起這把剃須刀的時候,我就想起父親,就記起他生前告誡我和弟妹的話,做人一定要誠信?!?/p>

              “父債子還,天經地義?!倍诺嬖V記者,當他把還錢的想法告訴老伴呂世桂后,得到了老伴的大力支持。

              “老杜這個人一輩子都是個熱心腸,人也誠實、可靠,平時自己舍不得吃舍不得穿?!眳纹牌鸥嬖V記者,這些年,還錢這件事成為杜爹爹的心結,她經常半夜睡醒聽見杜爹爹在嘆氣,“我懂他,這就是他這么多年沒有完成的一個心愿,希望你們能幫助他?!?/p>

              呂婆婆告訴記者,杜爹爹平時生活十分節儉,不抽煙,不喝酒,把省吃儉用的錢攢下來回饋社會,前幾年還多次捐款給偏遠山區的孩子們念書。這幾年,杜爹爹也念叨過要去南京找恩人,但是腿腳出現問題,走路不方便,加上年歲已高,親自前往南京就成為不太可能實現的目標。

              杜爹爹表示,由于恩人當年沒有留下姓名和聯系方式,盡管可能找不到那位南京恩人,但是希望通過極目新聞把自己攢下的2萬元錢捐獻給南京市福利機構,讓這筆錢發揮更大的作用,也算是兌現他當初許下的諾言。

              將積攢的2萬元捐給南京市社會兒童福利院

              受杜爹爹委托,9月19日,極目新聞記者聯系上南京市社會兒童福利院,表明了杜爹爹的心愿。當日下午,在極目新聞記者的陪同下,杜爹爹和呂婆婆來到離家不遠的中國郵政儲蓄銀行網點辦理轉賬手續。

              “我終于做到了,了卻了一樁心事,謝謝你們!”在銀行柜臺前簽完名字后,杜爹爹突然有些哽咽,卻又如釋重負。

              南京市社會兒童福利院方面表示,十分感謝杜爹爹的善舉,杜爹爹的捐款將用于救助福利院的孩子們,使用過程會公開透明,請杜爹爹放心。

              采訪中,杜爹爹向記者表示,如果當年的那位恩人或者恩人的子女看到報道,希望他們能與自己聯系,自己想就當年的恩情當面向他們一家表達感謝。

              人無信而不立,小信成則大信立。60年前的借款現在終于算“還”上了,對于杜爹爹來說,終于可以睡上一個好覺了。

              杜爹爹表示,他人的恩情他會一直記在心中,“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別人幫助過我,我也要回饋社會?!保ǔ於际袌髽O目新聞記者 林楚晗 張杰妮 攝影:楚天都市報極目新聞記者 鄒斌)

            責任編輯:李歡

            湖北省精神文明建設指導委員會辦公室主辦    技術支持:荊楚網
            投稿郵箱:hbwmwxxbs@vip.163.com    鄂ICP備18025215號

            鄂公網安備 42010602004607號

            武漢:八旬老人向南京捐款2萬元替父“還”債

            發表時間:2022-09-21 來源:湖北文明網

            父親生前曾欠一位南京人20元 償還的念頭縈繞他心間60年

            杜爹爹在辦理匯款手續

             

            1957年杜平江的全家福(左四杜平江,右二父親杜有治) 當事人供圖

              60年前其父曾向一位南京人借款20元未還,19日,武漢80歲的杜平江老人向南京市社會兒童福利院捐款2萬元,了卻心愿。 

              60年前,杜平江的父親曾向一位南京人借了20元錢。當那位南京人見到杜平江的母親時,得知杜平江的父親已經去世,看到孤兒寡母的情況后,南京人二話不說就走了,沒有留下姓名和聯系方式。2022年9月19日,80歲的杜爹爹對極目新聞記者說:“父債子還,天經地義。當時我聽到母親講了這件事后,我說無論如何這錢一定要還?!?/p>

              9月19日,杜爹爹和老伴呂世桂向極目新聞求助,希望記者幫杜爹爹完成跨越60年的心愿。那位恩人是誰已經無法考證,杜爹爹說,希望通過極目新聞把自己積攢的2萬元錢捐獻給南京市福利機構,兌現當初許下的諾言。

              隨后,在極目新聞記者的聯系和陪同下,杜爹爹和老伴來到郵局,給南京市社會兒童福利院匯款2萬元。

              南京人見他家孤兒寡母“轉身就走了”

              9月19日上午,當極目新聞記者見到杜平江和呂世桂夫婦時,他倆正在報社的接待室焦急地等待。一雙布鞋,手里拎著一個布袋子,消瘦的身體佝僂著,這是杜平江老人給記者的第一印象。見到記者,老人顯得有些激動,緊緊握住記者的手說:“我希望你們幫我完成一個跨越60年的心愿?!彼澪∥〉貜牟即锾统稣?萬元現金。

              杜爹爹今年80歲,住在武漢市武昌區。老人的這樁心愿,要從60年前說起。

              1962年,當時的杜爹爹只有20歲,剛剛參加工作不到一年。父親杜有治生前是一名行商,經常輾轉于武漢、南京、上海等地進貨售賣小商品。那一年,父親因患甲狀腺癌去世,這對于杜爹爹一家來說猶如大廈傾覆?!拔覀兗液⒆佣?,當時父親走的時候我大妹不到13歲,最小的弟弟才6歲,母親沒有工作,一家6口人的生活全靠我每個月32.5元的工資維持?!比兆与m難,但作為家中老大,杜爹爹只有拼命工作,供弟弟妹妹們生活。

              父親去世后不久,杜爹爹有一天下班回家,母親告訴他,有一個自稱是南京的人來過家里,說是和杜爹爹父親做生意時認識的朋友,父親此前曾找他借過20元錢。當他得知杜爹爹父親去世,看到家里孤兒寡母的情況后,深表同情,二話不說轉身就走了,沒有留下姓名和聯系方式?!奥牭侥赣H講了這件事后,我表示無論如何這錢一定要還!”

              “人家不討要,并不意味著我們就不用還了?!边@是母親當年說的話,杜爹爹一直謹記心中。

              這些年,杜爹爹一直有記日記的習慣。采訪中,杜爹爹向記者展示自己的日記本,已經泛黃的日記本里密密麻麻記錄著杜爹爹這些年的生活。記者翻開日記本看到,1963年4月28日這天,清晰地記錄著當年剛20歲出頭的杜爹爹所寫下的話:我想,這錢我一定會還給你的!

              那個年代,20元錢,對于杜爹爹一家來說是一筆巨款,他向記者介紹,當時家里靠政府每月發放的救濟金生活,確實沒有錢償還。生活的重擔也壓在他身上,日子過得十分拮據,盡管他一直記著那筆債務,卻始終力不從心。

              幾十年過去了,杜爹爹的弟弟妹妹各自成家立業,2007年,母親也因病去世,而忙碌了一輩子的杜爹爹也終于閑了下來。每當他翻看從前的日記,想得最多的就是怎么去還這筆錢。這個心結也讓杜爹爹經常在夜里輾轉反側。

              杜爹爹說,他曾經多次嘗試尋找當年借錢救濟他家的那位好心人,可手頭的線索實在少得可憐。杜爹爹說,當年他們全家住在漢口中山大道永康里42號,但是時過境遷,老屋早已拆掉了,“我連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只知道他是南京人?!倍挥羞@么一個線索,要想找到當年的恩人,幾乎是不可能的。

              60年來替父還錢的心愿一直沒有放下

              采訪中,杜爹爹向記者展示了當年父親留下的遺物。這是一把老式的剃須刀,雖然已經過去了60多年,但仍锃光瓦亮,雖然后來兒子也給杜爹爹買過很多款新式剃須刀,但是杜爹爹一直只使用這把剃須刀。父親留下的剃須刀成為杜爹爹最珍貴的物品,“每當用起這把剃須刀的時候,我就想起父親,就記起他生前告誡我和弟妹的話,做人一定要誠信?!?/p>

              “父債子還,天經地義?!倍诺嬖V記者,當他把還錢的想法告訴老伴呂世桂后,得到了老伴的大力支持。

              “老杜這個人一輩子都是個熱心腸,人也誠實、可靠,平時自己舍不得吃舍不得穿?!眳纹牌鸥嬖V記者,這些年,還錢這件事成為杜爹爹的心結,她經常半夜睡醒聽見杜爹爹在嘆氣,“我懂他,這就是他這么多年沒有完成的一個心愿,希望你們能幫助他?!?/p>

              呂婆婆告訴記者,杜爹爹平時生活十分節儉,不抽煙,不喝酒,把省吃儉用的錢攢下來回饋社會,前幾年還多次捐款給偏遠山區的孩子們念書。這幾年,杜爹爹也念叨過要去南京找恩人,但是腿腳出現問題,走路不方便,加上年歲已高,親自前往南京就成為不太可能實現的目標。

              杜爹爹表示,由于恩人當年沒有留下姓名和聯系方式,盡管可能找不到那位南京恩人,但是希望通過極目新聞把自己攢下的2萬元錢捐獻給南京市福利機構,讓這筆錢發揮更大的作用,也算是兌現他當初許下的諾言。

              將積攢的2萬元捐給南京市社會兒童福利院

              受杜爹爹委托,9月19日,極目新聞記者聯系上南京市社會兒童福利院,表明了杜爹爹的心愿。當日下午,在極目新聞記者的陪同下,杜爹爹和呂婆婆來到離家不遠的中國郵政儲蓄銀行網點辦理轉賬手續。

              “我終于做到了,了卻了一樁心事,謝謝你們!”在銀行柜臺前簽完名字后,杜爹爹突然有些哽咽,卻又如釋重負。

              南京市社會兒童福利院方面表示,十分感謝杜爹爹的善舉,杜爹爹的捐款將用于救助福利院的孩子們,使用過程會公開透明,請杜爹爹放心。

              采訪中,杜爹爹向記者表示,如果當年的那位恩人或者恩人的子女看到報道,希望他們能與自己聯系,自己想就當年的恩情當面向他們一家表達感謝。

              人無信而不立,小信成則大信立。60年前的借款現在終于算“還”上了,對于杜爹爹來說,終于可以睡上一個好覺了。

              杜爹爹表示,他人的恩情他會一直記在心中,“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別人幫助過我,我也要回饋社會?!保ǔ於际袌髽O目新聞記者 林楚晗 張杰妮 攝影:楚天都市報極目新聞記者 鄒斌)

            湖北省精神文明建設指導委員會辦公室主辦

            技術支持:荊楚網

            投稿郵箱: hbwmwxxbs@vip.163.com

            公主每天都在挨cao中H
            <del id="51dhh"></del>
              <track id="51dhh"></track><cite id="51dhh"><sub id="51dhh"><rp id="51dhh"></rp></sub></cite><cite id="51dhh"><ruby id="51dhh"></ruby></cite>

                <track id="51dhh"></track><pre id="51dhh"><pre id="51dhh"></pre></pre>